状元红 岩茶(岩茶之首,茶中状元)

峨眉竹叶青 2022-07-12 admin 182

11月原本在武夷山是属于斗茶赛的日子,虽然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各大斗茶赛普遍压缩了群众审评的规模,天心村斗茶赛也因疫情延期了。

▲ 今年“人从众”的场面都少了

但是规模的压缩并不妨碍专家评委这一群对武夷岩茶的品质和风格最有话语权的人评出今年的各路状元。

Y老师也曾经和我说过,每年评出的各路岩茶状元的意义不仅仅是对茶的奖励和对人的肯定,更重要的是他还决定着未来一年市场对岩茶风格的喜好,可以说整个十一月就是岩茶圈的巴黎时装周。

而在今年的流行发布会上,聪明的科代表就嗅到了一丝风向好像要变的气息,那就是“大桂”可能药丸

01“大桂”的称呼已经过去了

“大桂”这种流行了几年的说法,其实也不过只流行了几年,据Y老师说,在她16年刚开始做岩茶教室的时候,只是偶尔有听过这个说法。

而在18年左右,市场上叫大桂的茶开始慢慢多了起来,在19、20年,大桂已经流行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了。

不仅家家户户都有那么几款被称之为“大桂”风格的茶,而且类似“大富大桂”这样的谐音梗命名的产品也数不胜数。

而能说明大桂风流行的是,在这个流行的趋向下,即使有些也许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桂”,但也被纳入这个定义里。

这就有点像发微博想要流量先带话题,不管对不对文,话题tag先打上。这个时候市场上甚至还有所谓的“中桂”“小桂”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今年如果你在天心村蹭茶时想暗戳戳再用“大桂”这个词拍对方马屁,往往结果都会拍在马蹄上。

科代表就有这样的经验,我在一个90后著名茶人家蹭茶时候,一不小心说了句,这个茶很有“大桂”的风格啊,结果直接收获对方摇头摆手直呼“我这不是大桂”的拒绝三连,就差怼我一句,你才是大桂,你全家都是大桂的“大写的嫌弃”,这件事已经成为科代表年度尴尬之最。

而在斗茶赛现在,这种都大桂的嫌弃更是得到了评委群的公认,大致的情况大概现场的对话大概都是这样的:

“嗯,这个是个大桂”

“杀掉”

“嗯A有点像大桂”

“哦,那我还是选B 好了”

02大桂哥倒下背后的原因

其实大桂味到底是什么味,因为流行的时期其实并不长,所以一直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

“桂味”是武夷山人形容肉桂的品种味,如果这种品种特征比较凸显,就会被叫做大桂。

关于大桂这件事为什么突然不流行了,背后的说法有很多,其中有一种说法有关山场说,据说高山的肉桂更容易出所谓的大桂味,据Y老师说,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代表了全部,高山产区的肉桂树龄普遍比正岩产区的来的年轻,容易出做出显著的品种特征。

但是这种产地论其实在专业比赛的评委中是忽略不计的,只要你品质过硬就能拿状元。

再者,从武夷山整个茶茶业发展的角度来说,巴不得再扶持几个类似吴三地这样的有自己特色产品的小山场出来,如果某些高山产区能够持续稳定的产出市场受欢迎的“大桂”味,欢迎来联系科代表,相信岩茶教室一定能让你咸鱼翻身的。

大部分大桂味被市场嫌弃的原因还是在于“审美”的单一。

岩茶的审美一直是以丰富、饱满而著称的,尤其是肉桂,一泡顶级肉桂冲泡下去,那种百转千回的滋味享受,每一道茶汤之间微妙的差异和区别是其他品类的茶,甚至是其他品种的岩茶不能相比的,而“大桂”味的肉桂恰恰把这一点优势放下,去追求所谓的品种特征。

那种所谓”让人一喝就知道是肉桂”的品种特征,其实绝大部分的茶友,希望茶是好喝,而不是一喝就是肉桂。

所以现在当你夸人哎呀这泡大桂很好喝啊,通常你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不不不,我这不是大桂,我这个是果桂/花果桂/岩桂之类的答案。

虽然这些答案看上去只是在和大桂划清界限,但是你从称呼中已经可以看到,复合性的味觉审美占了上风,单一的只是桂皮味的肉桂在今年得到了一个新称呼“傻瓜桂”。

如果说审美的单一,只是“大桂”被市场嫌弃的原因之一,那工艺上的取巧可能是今年评委们见大桂就杀的重要原因,可能也是让“大桂”很难翻身的最重要原因。我在采访多位斗茶赛评委时,他们都介绍说,很多所谓的大桂是把刺激感和桂皮味的辛辣感混为一谈的认知。

在肉桂数据最多的斗茶赛现场,科代表发现专家们会讲到果桂、花桂......,说到“桂皮味显”的,大多馥郁醇厚,还不够明显的可能会说“带桂”,注意别一不小心听成“大桂”了。

▲ 非遗传承人:刘德喜

比如曾经在采访非遗传承人刘德喜老师,他就专门提到,“很多刻意强调‘大桂’气质的茶,其实在做青环节是没有做透的,有可能是看叶底的时候很红,但是叶底红容易,红不代表就是透。”

“有些做茶的师傅甚至会故意保留一点“积水”的状态去增强口腔的刺激感,而且这种茶的辨识度很高,很容易被记住,但是这样的茶是不耐喝的。”

科代表觉得,不耐喝还是刘老师客气的表达,科代表自己虚弱的小身体曾经就喝过几次这样的大桂,那种浑身不舒服的劲恨不得当场就要请病假的。

我刚上班的时候,Y老师就给我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要多喝茶,而且她还说,好岩茶的标准之一,就是能喝,能多喝,喝一天身体也不会有不适的感觉。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确实大部分的“大桂”在我这虚弱的小身体这都不太合格。

但是不管怎么说,能在市场流行两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桂风”还是能打的。在科代表的认知里,能用上“大”字前提的都是带了肯定态度和自豪感,大艺术家、大歌唱家、作者大大等到,“大桂”的字面上就能看出大家对桂的表态。

岩茶有一个判定茶好坏的潜规则,一泡合格的岩茶看他有没有做出他的品种特征,但是一泡高级的岩茶,则要看它有没有岩茶的审美。

或者说在工艺好的基础上拥有岩茶审美的多元,这个多元讲简单点其实就是“桂”的表达方式,只有桂味是行不通的,而在“桂味”这个帽子下,再融入了五花八门参次不齐的“桂”后,甚至是伪装成桂味的刺激感以后,大桂这个大的概念,就有点沦为“张大大”的大了,让人既嫌弃又头疼。